首頁> 媒體報道> 第七屆中國創投峰會實錄:創投策略篇

第七屆中國創投峰會實錄:創投策略篇

來源:本站 | 2019-06-20 16:00

以下內容由云鋒基金董事總經理朱藝愷,清控銀杏創始合伙人、董事長羅茁;聯創永宣CEO、管理合伙人高洪慶,普華資本董事長、頭頭是道基金創始人曹國熊,如山資本創始人、董事長王涌,德同資本北京總經理、合伙人許謙在“第七屆中國創業投資行業峰會”主題論壇二中的討論實錄整理,略有刪減。

朱藝愷作為本次會議主持人邀請大家分別就募投管退的角度進行討論。

許謙認為,募資對所有創投機構都是一項重要的工作。受資管新規影響,2018年下半年是募資的寒冬階段,今年上半年有所回暖。德同資本最近募集完畢了新一期的人民幣基金,聚焦科創板重點支持的高新技術及戰略新興產業,包括醫療健康、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領域,近期的投資力度會加大。科創板的推出對醫療健康領域投資,特別是創新藥方向有了很大的支持,德同是科創板過會第一股微芯生物有董事席位的投資者,在這方面有成功案例。

王涌表示,如山主要以中早期投資為主,VC投的比較多,投資聚焦信息安全領域。這個領域非常細分,我們在細分里找龍頭,從不投資重復的產品公司。投資會協同生態鏈進行投資,形成一個產業鏈,彼此相互提升,形成良性互動。我的投資經驗就是,要細分一點,專注一點。

曹國熊提到,募、投、管、退貫穿了投資的整個鏈條。在“募”這一方面,我們基金一貫風格就是要保持有常青的美金基金和人民幣基金,這樣投早期的項目就會從容一些。“投”這幾年一直是量入而為,比如每年能收回20多個億,投就會控制在20億以內。這兩年隨著對某些細分領域的認知度提高,在這些領域會加重一些。在“管”的過程中,我們花的力量很多,投資團隊和投后的人差不多1:1。

高洪慶指出,募資的難度肯定是越來越高,但同時資源也會向一些頭部機構集中。以往我們做的是綜合型基金,什么都投。最近的策略是在幾個核心領域深耕,比如人工智能、軍民融合和半導體方面。投后和退出,我認為再怎么重視也不為過。凡是不以退出為目的的投資,都是對LP耍流氓。我們把投后部門當成是一個利潤中心,有很多判了死刑的項目,經過系統的投后管理,變得回報可觀。所以在募、投、管、退里面,IPO不是唯一的最重要的手段,因為即使IPO了也不一定會賺到錢,70%以上新IPO項目破發,“含淚敲鐘,關燈吃面”,更多的是通過退出、并購、股權轉讓等方式獲得利潤。有數據統計,中國股權投資市場中IPO 占所有退出項目的59%,而對比美國IPO占比為5.6%,唯IPO至上的投資策略或者退出策略,我覺得是需要改變的。

 羅茁提出了一個觀點,他認為募、投、管、退的重心要調整一下,應該是募、退、管、投。“募”當然是最重要的,投資永遠要找錢。“退”分為好幾種,我們要把在退出路上的項目加油推上去,基金快到期的也要退出來,有些是已經上市后LP要求退出等,退出的工作量越來越大。“管”是服務,我們對分版塊、分類的投資安排了不同形式的研討會,還去國內知名企業參觀學習。“管”也是賦能,幫助企業成長,同時自己也在成長。“投”放在最后,我們去年投了35個項目,對VC來說是個很辛苦的數量。現在的外部形勢也確實需要觀察一下,適當放慢腳步。

朱藝愷作為會議主持人,向嘉賓提出了一些我們非常關注和關心的問題。朱藝愷問曹國熊,文化領域的投資今年普遍有些難,您還投嗎,怎么投?對之前投的項目要怎么處理?

曹國熊回答說,頭頭是道基金是針對文化消費的,第一期11億,第二期16億,我們正處于第二期的投資過程中。文化消費有三個重要領域,文娛、消費和教育,可以看做平行的三組。文娛包括文化和娛樂。文化我們集中投了內容產業,希望能做出新的東西。文娛投的比較早期,大部分企業自身發展是比較良性的。影視方面在上市和退出方面遇到了一些問題,但是市場需求還在,發展也還是良性的。前幾年有個泡沫期,不只是娛樂產業,投資行業都需要有長遠、淡定的心態。考慮到大環境,這兩年我們對娛樂領域投資的策略會有所偏緊。

朱藝愷問許謙,從醫療板塊的角度來講,您覺得之后機會是不是增加了?會投資哪個方向?

  • 1
  • 2
  • 北京聯創永宣投資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 北京 朝陽區宏泰東街綠地中心D座16層1601室 郵編:100102

    電話: 86-10-6528 8289 傳真: 86-10-6528 0062 或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聯創資本 微信公眾號

    花粉之国彩金